进口医用耗材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这个通知和重庆一月份发布的两票制文件几乎一致

图片 1

图片 2

高值耗材两票制火爆,一家年销20亿的医械公司,被撤销“全国唯一总代理”资格,并张榜公示--

近日,重庆再发文件,两票制政策生变!不久前,重庆市卫计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调整重庆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两票制实施方案有关条款的通知。

日前,安徽省药监局发布公示,撤销上海东松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费森尤斯医药用品有限公司体外循环及血液净化类耗材全国唯一总代理的备案事项。

1一个“内”字,总代危险

公示称,经核实,费森尤斯医药用品有限公司授权中国科学器材有限公司、上海东松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作为国内总代理,不符合《安徽省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采购“两票制”》中“进口医用耗材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的规定。

如果粗略的看,这个通知和重庆一月份发布的两票制文件几乎一致,但实际上,内文却缺少了,“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一个字。

这意味着,上海东松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将无法以费森尤斯国内总代的身份,在安徽省耗材“两票制”的落地中被视为生产企业,从而省掉一票了。

重庆1月3日发布的两票制文件中有一句表述是:境内外药品的国内总代理或直接从境外生产企业进口药品的代理商,可视同生产企业。

说起来,对费森尤斯,业内人应该比较熟悉了,外资巨头企业,世界500强,血透领域一哥。

近日,再次发布两票制文件,这句表述变成了:境外药品的国内总代理或直接从境外生产企业进口药品的代理商,可视同生产企业。

而东松医疗,实力也不弱。这家据说有着国资背景的企业已经申请挂牌新三板,在2015年、2016年、2017年1-7月,分别实现营收28.19亿元、19.87亿元、10.5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398.92万元、8532.5万元、4360.71万元。

这次修补性的文件背后,意味着在重庆地区国内总代理视同为生产企业的条款作废!

在俺医械圈的外贸企业排行榜单上,东松医疗是连续多年上榜进口几强的。据悉东松医疗在上海代理的医疗器械招标业务规模也是最大。

重庆这次对于两票制政策文件的修订,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对于不少代理商来说,却十分麻烦。

东松医疗和费森尤斯,这两家实力强悍的大牌医械企业,也算是安徽省耗材“两票制”实行以来首先被拿来“开刀”的典型了。原因嘛,安徽药监说的很明白,不是全国唯一总代,不符合政策规定。

有业内人士分析,麻烦主要是,原来由生产企业到国内总代理开票,商业公司再配送到医疗机构,这样算两票。

“两票制”推行,关于“两票”的界定是关键。

政策改变以后,如果还按这样的开票方式就变成了三票,与政策不符,这将迫使厂家绕过总代直接向配送公司开票。

国家版药品“两票制”文件,关于境外企业的规定是:境外药品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

原本国内总代在重庆不受两票制影响,现在将从药品交易链条中脱钩,几乎丧失了对上下游的掌控,甚至可以说在游戏中赫然出局。

医用耗材“两票制”,目前是没有全国要求全面推开,也是没有国家版文件的。已有的陕西、青海、安徽这三个省的省级文件,分别界定如下:

2严问责,别打不符合政策的主意

陕西省规定,境外医用耗材国内总代理商或物流平台可视同生产企业。

早前,赛柏蓝曾发文专门分析过重庆的两票制文件,其中特别提到药企和医药人在重庆将面临更严格的“两票制”挑战。

青海省规定,境外医用耗材的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这里的国内总代是指直接与境外耗材制造厂商订立进口耗材国内销售代理协议的代理商,并有医用耗材进口注册证拥有单位出具的委托代理授权证。

根据重庆相关文件,对违反药品监督管理和税务管理等规定的,相关部门予以严厉处罚,情节严重的移交司法部门依法处理。

安徽省规定,进口医用耗材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

对提供虚假材料,故意规避我市两票制有关规定的医药生产和流通企业,根据药品交易监管评价办法等有关规定,采取约谈、警告、列入不诚信名单、暂停交易、取消药交所会员资格等方式进行严肃处理。

如上,安徽省的规定还是卡的比较严的,必须是全国唯一总代,才能被视同生产企业,不算一票。东松医疗和费森尤斯的被“开刀”也就是必然了。

这意味着不遵守相关规定,药企将被踢出重庆公立医院市场。看来面对变化,跟着政策走才是正解。

当然,费森尤斯为何授权了多家公司作为国内总代,是不是为了多开一票,这个答案尚不得知,我们也不好妄自揣测。

医药人不得不接受的是,在两票制政策下,市场格局的变化和一部分企业的淘汰。

不过,由于哪种情形不算一票、允许多开一票这事直接影响切身利益,自“两票制”实行以来,在各方利益的作用下,也是有一些地方曾经试图钻政策漏洞、搞“网开一面”的。

比如,云南、重庆、广西等曾规定“境外药品的国内总代理,视为生产企业”,而国家版药品两票制文件的规定是“境外药品的国内总代理视为生产企业”。一字之差,就为国内企业的总代理开了门洞。

再比如,宁夏曾将药品生产企业授权的宁夏省级总代理也视同生产企业。

而后来,这些突破国家意图的政策,基本也都被调整了。

上述“突破”都是药品“两票制”推行中的案例。有了药品的前车之鉴,未来耗材“两票制”的推行中,应该更不会留下比如政策的“漏洞”,也不会允许有一些“突破”存在了。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2138发布于科技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进口医用耗材国内总代理可视同生产企业,这个通知和重庆一月份发布的两票制文件几乎一致

相关阅读